美文丨当汽车抛锚在冬夜高原

2019-10-29 阅读数 45323

astronomy-beautiful-clouds-355465.jpg

图:pexels

文/谢永华

那一夜,是我生命中最难忘的一夜,那是高原之夜,也是无眠之夜。距离那晚已经过去二十多年,但不知为何,在这深秋季节,我却突然想起了那个夜晚。

那是个冬日,阳光淡淡地照在雪山上,发出耀眼的光芒。虽然寒风凛冽,市场里还是挤满了熙熙攘攘购物的藏民和老乡,各种声音混在一起,就像盛会开启的前奏。但此刻,我们着急回湖南老家,临近年关,大家的心情是如此急切。

车子在山路上摇摇晃晃,卷起的尘土和天上的白云齐齐向远处飘去。一座座山在我眼前掠过,像包子,像馒头,像一晃而过的童年。由于海拔较高,似乎伸出双手就能触摸到蓝天,而空气中阳光和雪山的味道,牦牛和酥油茶的味道,更是让人享受。

车上,孩子睡得很香,几个老乡天南海北地聊,天上雄鹰盘旋,似乎在欢送我们。窗外美景如斯,我看得着迷,车摇摇晃晃,不知不觉竟睡着了。

当我醒来时,发现车停在一个缓坡处。司机大声招呼大家下车,说是抛锚了。我揉着惺忪的睡眼打量四周,天色已完全暗下来,一阵一阵的冷风像刀子似的割在脸上。我打了个寒颤,紧了紧衣服,松开束着的长发,这才慢吞吞地走下车来。

抬头望去,风呼啸着穿过山谷,山上一间破烂的小木屋,透出昏黄的灯光。尽管空间狭窄,但里面早已坐满了人,空气中充斥着难闻的气味,但是谁也没有露出厌烦的样子。也许是天气太冷,他们急于得到牛粪火的温暖吧!

大约一个多小时后,司机神色紧张地跑进来,说今晚恐怕走不成了,因为车子不但轮胎有问题,还漏油了。现在只能等到天亮拦住路过的车,跟人家讲好话,以求得帮助——也就是说,我们要在这个破烂的小木屋度过冰冷一夜。

人群一下躁动起来,说什么的都有。有急脾气的男人开始骂起来,骂司机,骂天气,骂黑夜。老乡的小孩被惊醒了,哇哇大哭,脆嫩的哭声在黑夜里传得很远,然后又被冷风送回来。

这个小木屋,属于一对藏族夫妇。听到孩子的哭声,藏族夫妇又往灶里加了很多干牛粪,他们以为是小孩被冻着了。另外,他们还拿出糌粑等吃食给小孩。小孩吃了东西,哭声渐渐平息下来。

燃烧的干牛粪发出淡淡的异味,温暖的火光映照着人们疲惫的脸庞。大伙儿逐渐进入梦乡,均匀的鼾声响起来,和外面的风声结成同盟似的,一阵接着一阵,让人不得安生。老乡小孩嘴角边流着口水,现在居然已变成了冰花花。

高原冬天的夜,冷得让人难忘。我感觉身上像被人泼了一盆冷水,此刻正慢慢结冰,残酷地吸取着我身体的热量。我不能让它们的“阴谋”得逞,于是站起来不断抖动着身子,却收效甚微。

后半夜,老乡的小孩大声咳嗽起来,哭喊着叫妈妈。顿时,那均匀的波浪似的鼾声被打断,老乡急得团团转,不知该怎么办。那对藏族夫妇也被惊醒了,迅速跑过来,打着手势,问长问短。获知孩子的情况后,他们端来一碗酥油茶,让老乡喂给小孩喝。说来也怪,喝完酥油茶,孩子竟然又安静地睡着了。老乡不停对藏族夫妇说谢谢,临走时还掏出五十元钱,说是劳烦了这对夫妇的费用。藏族夫妇哪里肯收,推来推去,最后,不但五十元钱没有送出去,老乡还得到了他们赠送的一条洁白的哈达。直到现在,这条哈达还被老乡珍藏着。

那一夜,很冷,也很温暖。

  美文 今日女报/快速pk拾-快速pk拾彩票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