柳庄寻风不问柳

2019-10-23 阅读数 8136

0e2442a7d933c895787e96e2d71373f082020022.jpg

左宗棠故居柳庄。图片来源:百度百科

文/冯丽君

与朋友一道访“晚清第一强人”左宗棠故居柳庄,环水而行却未见几棵柳树,遂问路旁农人,被遥指远处石拱桥畔,抬头一望确有三两棵。又问:“是左公柳吗?”见农人一脸茫然,我心下黯然——此柳定非彼柳,此庄亦非彼庄,来柳庄不问柳,有些遗憾。

按捺住心绪,我们迈进左宗棠府第。穿过“身无半亩心忧天下,读破万卷神交古人”的对联,讲解妹子带我们行至一小花厅前,说是小姐们的闺房,便顺势聊起了左公家事。

左宗棠有四子四女,早年因家贫寄居在湘潭岳父家,诞下四个女儿,直到1843年才置得现柳庄老宅所在的七十亩薄地,而能让他买得起这块地的,正是他长女左孝瑜未来的婆家。

25岁的左宗棠在醴陵行馆挥笔写下“春殿语从容,廿年家山印心石在;大江流日夜,八州子弟翘首公归”时,不曾想此举竟成就了他与时任两江总督陶澍的一生奇缘。陶澍急召作联人一番畅谈,惊为天人。二人虽得忘年之交,但平生只见过两面,二度会面是左宗棠赴京赶考再次落第,返湘时转道江宁拜见陶澍。一个是位高权重的一品大员,一个是落第举子,或谈国计民生,或切磋道德文章,宾主尽欢,左宗棠没想到对方竟会为其唯一的儿子——七岁的陶桄向他提亲,要娶他六岁的长女左孝瑜为媳。次年,陶澍谢世,临终遗言将幼子托付左宗棠严教。就这样,左宗棠在陶澍老家安化小淹一待就是八年,为陶澍打理家业、教育子弟。也因陶府薪金,左宗棠才能在柳庄置田建房。

被讲解妹子引至西厢房小厅,墙上有左氏家训:“读书家居为是,断不可令为官,致自寻苦恼”“我廉金不以肥家,有余辄随手散去”“银钱财物多,无益于子孙”等,足见为人父之智慧;再看正面墙上左氏后裔部分杰出代表名录,也多为学界、科技界精英。

迈出院落至堂前天然小砚池,凭风而立,竟有些恍惚,突然想起荷叶塘曾国藩的家教家风。在曾府八宝饭“书蔬鱼猪、早考扫宝”的润泽下,优秀后裔绵延数代而不衰。边走边想,不觉至一小亭,亭联“是好子弟耕田读书,要大门闾积德累善”,原来曾、左两家教风乃出一脉:耕读!

拾级而上至亭心,一抹夕阳正西下,满塘金光粼粼,群山翠微、白墙灰瓦尽收眼底,心旷神怡。塘中小洲如舟泊,想必左公当年常在洲中坐,亦或舟中坐?那夜也是在舟中,37岁的他与64岁的林则徐夜话一宵,成就生命中的另一段奇缘,是为后话暂且不表,此刻我想到的是林则徐的教子联:“子孙若如我,留钱做什么?贤而多财,则损其志;子孙不如我,留钱做什么?愚而多财,则增其过。”穿过历史的隧道,三位大咖留给后人的话语竟如此相似,是巧合还是必然?

同伴说人才重要,伯乐更重要,真正成就左宗棠的是其挚友陶澍的七女婿胡林翼。左宗棠与陶、林的风云际会都离不开他。

我却不以为然。德才君子终会遇见,灵魂相近的人就算彼此平行也不会错过。不必推杯换盏,不必你来我往,只要心灵相通,纵是千山万水、江河阻隔,也足以高山流水,足以月下瑶琴!

绝口不言义和事,千秋独有左襄公。左宗棠以69岁高龄抬棺出征,底气来自何方?林则徐发配伊犁西行,自勉“苟利国家生死以,岂因福祸避趋之”!1849年的冬天,凛冽的江风中,林则徐告老归乡途经洞庭,约见左宗棠于湘水之上。渐至人生终点的民族英雄预见俄国会成中华之患,将自己的治疆资料及未竟之志全部托付给终生只谋一面的布衣,并断言:“将来东南洋夷,能御之者或有人,西定新疆,舍君莫属。”惺惺相惜,是为至诚!试想若无两双巨手的传承,若无左宗棠抬棺出征威镇边疆与曾纪泽唇枪舌战外交谈判的“双簧”互奏、虎口夺食,很难想象六分之一的雄鸡版图、160万平方公里现归何处? 

历史是巧合,也是必然。巧合的只是在合适的时候一群对的人恰好相遇,众志成城!必然的是中华文明孕育的湖湘文化孵化一代又一代的“打掉牙和血吞”、敢为天下先的“湖湘蛮子”,于内忧外患之际披上战衣仰天长啸出门去……“我自横刀向天笑,去留肝胆两昆仑”“遇有可死之机会则死之”……吾道南来乃濂溪一脉,大江东去,无非湘水余波。壮哉湖湘文化!礼赞湖湘文化!

  美文 左宗棠 今日女报/快速pk拾-快速pk拾彩票

相关推荐